您在照片上

目光执着的注视着远方游子还没有归来阳光无情地晒着丝丝银发闪耀着智慧的光芒慈祥的笑脸掩去了世事愁苦老了,前面的道路虚幻又飘渺

“琉璃,当日墨公子在上山途中将你所救,并不曾见到其他女子,而且你来百花谷已数月,也未曾听说谁家收留了一位姑娘,我也未见有负伤女子来这里医治。”

回忆无尽的美好年华残酷又无情静静的墙桓之上老了亲爱的您在照片之上

上一篇

1983,7 军波

(待续)

您在照片上姑外婆的照片她坐在荆州城墙上痴情的凝望着远方美丽的景致缠绵的思念身后古老的墙桓脚下曲折的小径您期待吸引还是忘怀

墨玉桓刚在心中问完自己,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子轻轻地飘离地面,墨玉桓使劲地蹬了蹬自己的脚,希望重新踩到地面,但是双脚却不听使唤,他发现自己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终于爬到了那个地方,墨玉桓惊奇的发现,这竟是一株长在山中的“草”,那光就是从它身上发出来的。只是这“草”长得很矮,刚刚离开地面,所以当他站起来寻它的时候,根本无法看到,让墨玉桓确认的一点是,它的光芒不是因为被其他的花草遮住了,而是一旦从高处看,它通体也就只有那点儿绿色。

琉璃不解,上官玉清也不解。

一路上墨玉桓想象着琉璃醒来后的样子,揣摩着琉璃的身世,甚至还幻想着把心事说给琉璃,不觉间,步子迈的也快了,加之胡思乱想,未看脚下,竟被脚下树根绊倒在地。墨玉桓涨红了脸,想此山虽不比自家山头,也是来过无数次了,今天竟会犯此等错误。他摸摸自己的头,又傻傻的笑了笑,索性在地上多趴了一会儿。

不甘心的他又跑回到自己刚才跌倒的地方,重新趴下,顺着刚才那个方向看了过去。

墨玉桓一阵慌乱,这情景似在梦中见过,可现在是在现实,他如何有这神奇之举?一时之间,他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任由身子在半空中飘离。

“可能是自己眼花了吧?”墨玉桓自我安慰道。“或者是什么小动物的眼睛,看到我过来又跑开了?”墨玉桓自问自答道。

身边是触手可及的枝枝蔓蔓,树叶在墨玉桓接触的一刹那,纷纷飘落,随即又编织成一个蒲垫,悬于墨玉桓脚下,而墨玉桓双腿也自然盘坐其上。

可是今日不同,今日是为琉璃呀,倘若自己空手而归,琉璃用什么来补身体,那上官玉清不也得耻笑自己?所以墨玉桓虽然记得老娘说过深山有险的话,可是还是心存着一丝侥幸:就这一次,不会有事的!

可是令墨玉桓懊恼的是,即使他瞪大了双眼,却未见任何可猎之物。别说地上跑的,就连天上飞的,也没有一丝踪影。

山上很静,墨玉桓感到很奇怪,刚才还能听到野物在草丛中窜过或者飞禽扑腾翅膀的声音,现在却静谧幽静的连一丝声响都没有,墨玉桓没来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感觉很是怪异。

上官玉清心中疑惑不解,但也只能据实相告。

墨玉桓不觉越走越远,头顶的太阳已被树木稠密的枝叶遮挡,就连斑驳的树影都难以辨清。墨玉桓突然感觉自己已经无法辨清方向,心中一紧,自忖道:“这可如何是好?”

墨玉桓担心自己走过去又会无终而果,索性朝着那个闪光的点开始爬行,他屏气凝神,目不转睛,还好,一直在,墨玉桓在心里默念着。

琉璃的眼中闪出狐疑,怎么可能呢?若溪和自己在一起,当时两个人的手一直牵在一起,后来由于下坠速度极快,两人又似乎受到了外力冲击,所以不得已分开了手。即便如此,她们也应当共同坠落在这百花谷内,又怎会无人相见?


树叶稠密错落,好像一堵密封的墙,将墨玉桓与外面的世界隔离开来。

不管是草,还是花,墨玉桓感觉到了这株植物非同寻常,所以小心地把它放在自己的衣袋里,即使这样,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它那么小,墨玉桓生怕把它弄丢了。墨玉桓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这么小心,这不过是棵自己没有见过的异草或者奇花罢了,在百花谷,什么样的奇花异草都有可能出现,可是自己为何对这一株如此上心呢?难道只是因为它会发光?不,绝不是,墨玉桓感觉到内心好像有一种召唤,那召唤来自遥不可及的远方。

墨玉桓用手扒开“草”根部周围的泥土,小心翼翼的把它从泥土中拔出来,捧在手心里。他仔细的看着这株“草”,却没有看出特别之处:一根主茎,四片叶子,都是那么的细微弱小,唯一特别的就是在茎的顶端有一个花苞,紧紧闭着,那闪烁的光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草的顶部有花苞,难道这是花?

原本打算为琉璃补补身子,上山来打个猎物,可是到现在自己还两手空空的。墨玉桓心里不免埋怨起自己来,这一跤跌的险些把正事耽搁了。如此一想,墨玉桓精神一振,又继续耐心地搜寻目标。

墨玉桓虽经常来此山,但是他从不往深处走,因为老娘曾千叮咛万嘱咐,切不可贪恋深山中的猎物,因为山深林茂,会有危险。墨玉桓怕老娘在家担心,答应她,即便空手而归,也进深山。

墨玉桓虽然这样安慰着自己,可是心中又有一些犹疑,刚才确实是有光在闪烁,应该没有看错!他肯定地点了点头。

“奇怪,明明就在这里,怎么不见了?”墨玉桓走到刚才看到的地方左翻翻右翻翻,却没有发现刚才所看见的光,不禁纳闷道。他又仔细翻翻草丛,几乎已经将那块草地翻了个底朝天,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墨玉桓因为琉璃要醒来,一大早就上山去打野味。

数月前,墨玉桓救下了琉璃,当时也是全谷皆知,何曾还有一人?

墨玉桓的视线此时紧贴着地面,虽然前面的上坡挡住了远处的风景,但是却可以透过丛草的间隙看到:小草蹁跹,摇晃着身子,野花盛开,似繁星点点。正欣赏时,墨玉桓突然看见前方有个东西在闪着微弱的光,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确信不是眼花,于是他站起来朝着那个方向走过去。

目录

“还在!”墨玉桓窃喜了一下,兴奋地站起来想走过去,可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接着又趴了下去。

墨玉桓有些闷闷不乐,总不能空手而归吧!想自己也是这山中的老猎户了,罢罢罢,继续往山里走吧!

本文由王中王生活幽默解玄机发布于香港正版幽默生活玄机,转载请注明出处:您在照片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