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妖

冬阳向晚门前的树梢上几片树叶随风摇曳看那姿态似乎随时会离开这树的怀抱似的而树下的竹林好像应景似的也似乎于绿色中多了点点淡黄风吹过绿色中的淡黄飞出一两叶似幻 似觉此情 此景却让我这常客悠然无语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去形容还是感伤于这季节的变幻莫测我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

图片 1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文/晴天过后

上一章                目录

渐渐地,口鼻被封,玫瑰徒劳地张着嘴,像条被捞上岸的死鱼,眼前也模糊起来,一瞬间就陷入黑暗。

就在呼吸停止了的那一刻,似乎是本体感觉到了危险,丝丝绿意显现在玫瑰身上,如果旁人可以看到的话,就会发现她身体被一团绿色黏状物包裹着,玄冰像是遇到业火一般,变成一团团水雾。

楼阁里一股强大的吸力紧紧地将玫瑰吸了进去,停在楼阁中央,绿色黏状物慢慢渗进玫瑰的身体。

忽然,一颗圆圆的珠子腾空而起,盘旋片刻,没入眉心。

一时之间,整个楼阁异彩齐放,将小小的房间照得五颜六色。

玫瑰紧闭着双眼,悬空盘膝而坐,听不到任何呼吸。

黑暗中,似有一个五颜六色的胚胎如同心脏一样有节奏地跳动着,而随着时间推移,跳动的幅度越来越大,“砰砰”的声音越来越响。

最后,眉心浮现出那颗圆润的珠子,五彩的光芒转眼消失,似乎从来没有出现过。

盘坐着的玫瑰缓缓睁开眼睛,眸若清泉,眼似秋水。

像是从一场梦中醒来,突然觉得一切都那么清晰,甚至在殿门处来回踱步的声音都能听见。

玫瑰一惊,细细一听,是了,那是偌一的脚步声。

这样的结果,她不知是福是祸,本以为会香消玉殒,消失无形,却不料得了大机缘,让那通天珠进入了体内。

正想出得楼阁,心脏处却炙热不已,“啊”的一声痛叫,体内的妖力却失去了控制。

赶紧再次凝神,她试图控制失控的妖力,却发现这些妖力居然开始在各大筋脉中乱窜,一时间身体里好似有无数银针在扎着一般,剧痛无比。

血,不停地冒了出来,是毛细血管破裂了,转眼,玫瑰已经成了一个血人。

“不行,我一定不能死!”

玫瑰下意识地,拼命将游离在身体各处的妖力向心脏方向驱赶,这些妖力却好似脱缰的野马,根本难以控制。

狂暴的妖力损伤了多处筋脉,玫瑰开始不断呕血,大口大口的血吐出,加上难以忍受的痛苦,愈发难以控制住暴动的妖力。

怎么办?再这样下去非死不可了。

玫瑰心急如焚,就在这时,一股极为纯净自然的力量从眉心处注入体内,快速蔓延全身,不安分的妖力似乎受到这种力量的安抚,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起来。

似乎是通天珠,玫瑰无暇顾及力量的来源,赶紧趁机聚气,终于成功将妖力引到心脏处。

一点点融汇的妖力如星云般团聚并不停旋转起来,越来越多的妖力向中心涌动。

庞大如云的妖力就这么一点点聚拢在心脏处,玫瑰不停地压缩着,过程枯燥而漫长,却不敢有丝毫松懈,一旦妖力失去控制,就是功亏一篑,甚至要遭到反噬。

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点妖力终于也到了心脏之中,一小团绿色悬于其中。

绿色与那兀自跳动的胚胎慢慢融合,一小团,似有了脑袋,有了身子,又慢慢地长出手臂。

此时,剧痛一波一波来袭,似是要无休无止地继续下去。

不知不觉间,眼前原本陷入一片黑暗,突然就转为一片光明,剧痛骤然消失,全身轻飘飘的,竟是无比畅快。

玫瑰缓缓睁开眼睛,内视下,心脏处一个银色的小人静静地坐着,眉眼竟和玫瑰有几分相似。

这是成功了吗?

那个银色的娃娃也跟着缓缓睁开眼睛,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带着笑意,它和玫瑰对视一眼。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

又看了一眼那睁着眼睛和自己对视的银色娃娃,四目相对,玫瑰自内心无比欢喜。

似乎感受到她的目光而不好意思,银娃娃扭过头去,隐入心脏之中,过了片刻之后又慢慢露出头来悄悄看着玫瑰。

见它这般可爱的模样,玫瑰暗暗想道:这样一个小东西,还真是挺有趣的,只是不知道这是什么缘故,看样子还是得去问问。

麒麟兄弟守护着禁地,定能知道这般变故,是了,我得出去。

心急之下,玫瑰飞出楼阁,一看到满眼的白,才想起此处的重力,等着被重力吸附摔倒,却不料妥妥地悬在空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简书连载风云录

本文由王中王生活幽默解玄机发布于香港正版幽默生活玄机,转载请注明出处:我是一只妖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