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区漩涡

摄影旅游杂志6月号卷首语 清晨我醒来,不知身在何处。房间里有微光,天花板上有隐约的吊灯,墙上的壁纸有幽暗的花纹,我打开手机看了一下,现在是AM7:00。我在巴黎,拉丁区。推开窗,外面刚下过雨,空气湿润,穿过鳞次栉比的屋顶,宽阔的薄云一直延展到远方,楼下是St. Germain街,雨后的街道清爽整洁。街上已经开始有些忙碌,一些穿着皮围裙的男人拉着大饼一般的cheese正在给各家咖啡馆做配送。我住的是一个街角,斜对面就是著名的花神咖啡,门边摞着头天晚上打烊的成山的桌椅,这家咖啡馆四季每天都有拉丁区最好的生意,因为无数的文艺青年每天都慕名而来,对他们来说,花神的每个夜晚都是一个存在主义夜晚,他们可以无所顾忌地谈论萨特和波伏瓦,却完全忽视这个上百年咖啡馆美妙的咖啡和精美的存在,这对于花神来说,的确有些小悲哀。但这就是拉丁区,街边摩肩擦踵的浪漫咖啡馆永远没有沉浸在这里一百多年的精神更震动人心,比如圆顶咖啡馆之于艾略特,再比如丁香园之于川端康成和海明威。Léon是我在拉丁区认识的开摄影画廊的华人朋友,对于我关于本地的上述点评比较赞同。Léon来巴黎已经超过十年,最开始是为了学摄影,游学了三年,逐渐进入巴黎的生活,我在拉丁区的小巷里散步,他几乎熟悉这里的每一家店铺,如数家珍。他后来在各种法国媒体打工,之后才认识了自己的法国太太,于是一起投资开了这个摄影画廊,贩卖来自欧洲各地和中国的摄影作品,他告诉我,中国题材的作品现在在法国越来越好卖,由此他能感觉到世界对中国的认同,但另一方面,法国的经济不景气和社会距离又让他感觉到许多压力,他说即便如此,近几年反而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出现在左岸的街边和蒙马高地的露天艺术集市,就像他数年前一样,席地而坐,卖画为生,或在拉丁区一群群的谈天说地。Léon说,巴黎,就是一个永远吸引人的漩涡。巴黎就是一个漩涡,拉丁区就是这个漩涡的中心,这里的精美的历史,这里的那些纠结的文艺或情感的往事,每一个哪怕只是经过的人都不可幸免,并因此获得一种对艺术的异常强烈的宗教般的执着和坚强,我记得海明威在《塞纳河畔人》的散文最后这样写:“在那种时候,我坚信春天总会来,即便它被残冬的凄风冷雨打退,我也知道它终将会来……”

本文由王中王生活幽默解玄机发布于谈婚论嫁,转载请注明出处:拉丁区漩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